生活在最底层的艺术家状态的真实表达——刘红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2018年戊戌的夏天,炎热的天气,让人难以。中国国家画院的学业己经结业了,我选择继续留在。在我租住的地下室里,不到八平方米的空间里,我将自己封闭其中,闭门谢客,息交以绝游。写字、写字、还是写字。没了白天黑夜,没了浮世,完全地将自已关闭在这京城的一角,将自己封存于地下。就在这种寂静孤独之境,我写了一个多月。随之,我便将这几百张的作品,随意放置在了房间的最角落之处。打开门,让风透进有些霉味的地下室,地面,阳光的刺眼,一时却无法适应。我出外行走,继续我的《走万里石窟,刻万尊佛像印》石窟造像艺术考察。如此,两月后回到的地下室,打开门,霉味刺鼻,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让人无法的味道。透气跑风,封闭的空间,有了新鲜的空气进来。整理房间,见角落里前阵子写的字,似被水洇过,纸还潮湿,很多地方霉变,沾连在一起。还有很多靠近更深角落的,虫蛀蚀洞多多。问房东,言:前些时间,水管断裂,房间进水。呜呼,无语中整理旧作,残破不堪,纸色旧黄,欲弃。恰好友知我归京,约一众友朋来我处一聚。大家见我桌上残纸,一一观之。我说原因后欲弃,朋友们争说弃之可惜,此批作品,尚有一观。如此,水浸洇霉,却别有一番陈旧之气,为此,可特办一小展,陈列展出,也是别有风味。朋友之提议,思虑再三,也不妨一试。

  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类似于”鸡肋“一样的作品成就了这个展览。曾翔老师说,这些作品,如果真要走市场,那是没人要的,能够在这样的艰苦的下,还能够创作,自己的艺术的梦想,这就是”北漂“艺术家的真实的生活状态,正是有这样的人生经历,其作品和其人生就显得有意义。

  曾翔在开幕式上提到,艺术家的深层次的探索,其实我们在人生经历。刘红卫的现状代表了一个艺术层面的很多艺术家的现状。他的作品里面反映了他对当下他的生活状态,他目前的这种境况的一种反映。如果说他的生活状态很好的话,他就不会写成这样。他还是有一种理想,有一种他的艺术理想归属,因为住在我们那个工作室本身也是一个半地下室,很不容易,他对艺术的理想很值得我们尊重。

  :我前不久有个发言叫向职业艺术家致敬。整理成文字后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。我觉得之所以有这样引起共鸣,是因为大家都有同感,因为我们生活在,就是承受到很多的压力,但是我们特别,给我们带来很多机遇,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应该说艺术创作更截然不同的,跟别的地方截然不同的发展空间。

  我可以说来最早,我从来不提我在受了多少苦,我在得到了很多。所以说在这个基础上,我特别希望在生活的艺术家用一种阳光的心态,用一种的心态,用大气的心态,用一种的意志才能成就自己。虽然我们都是拖家带口的,背井离乡的,大家就会感觉到一份沉重,同时也是一种责任。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,只有这样拼搏才能对得起这一生,我只有这样的拼搏才能成就我自己的高度。

  刘红卫来的时候也不年轻,但是他来了以后能沉得住气,能把自己的这种一腔的艺术的热情完全投入于书法篆刻创作当中,我觉得这就是他很大的一个潜力。因为知道在这个地方、在,他承受的可能比别人不少,他的这些作品并不像我们很多想象当中的,走了市场的、走了国展的这个,我觉得这样他会承受得住,承受的压力会更大。我觉得只有这样,艺术家只有经过这样的才可能有所成就。

  董玮:博物馆的展览很大,宏卫今天的展览很小,这是一个区别,我觉得区别是什么呢?咱们这个展览虽说小,地方偏僻,但是学术性还常强的,昨天有一个谈那个成,今天也说到这个成。说这个展览时机非常好,同时有一个多少年的庆典,去的人,重要的人物,很多人都会要去,说怎么怎么时机非常好其实也算一个成功,当然这个成功背面可能也有一定负面。

  出席展览的嘉宾有:中国国家画院篆刻研究所所长曾翔,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,宋庄书法院院长吴震寰,著名书画家陈震生,大连画院院委周士钢,尚艺书院院长董玮,策展人樊乐艺术家朋友申家铳,方辉,柳青凯,施晗,艾智慕,顾柯红,杨沛沛,赵豪杰,刘宏宇,洋,王九玲,刘彭,丁剑,陈政,韩安民,文白,魏征,刘晚发,李龙奇,刘景芳,侯勇,王亚飞, 赵鹏,王炳建,李维 、李周强,周治锐,羽善,李勇,谈维,谈奎,敖川、刘海涛,王小七,沈鹏,司光华,赵国林,安壵垚,陈刚等出席展览开幕式。丁剑主持了开幕式。

  2018年戊戌的夏天,炎热的天气,让人难以。中国国家画院的学业己经结业了,我选择继续留在。在我租住的地下室里,不到八平方米的空间里,我将自己封闭其中,闭门谢客,息交以绝游。写字、写字、还是写字。没了白天黑夜,没了浮世,完全地将自已关闭在这京城的一角,将自己封存于地下。我知道,一粒种子埋的越深,它向上的力量就越大。我知道,时间对我来说,何其的珍贵,我没有理由和借口虚度。我知道,必须让作品讲出自己的事情,而不是别人的解读。艺术如果没有生命的呈献,苍白的外壳终会无力而。作品的生命力是因而存在的,让灵魂舞蹈、飞扬、涅槃,人终会归于尘。生息寂灭,是生命循环往复的。在,人便有了探索未知的动力。也因此,对天地的,对的,便于底升起。也更因此,人的神性灵境,不时由内心闪现。艺术的另一层,就是让这种神性灵境,借助人的载体而体现传达。书法艺术,便也是人传递天地日月、神性灵境的一个形式。如何更好、更本能地无所滞碍传递这种信息,真的需要深深的思考和静静的。

  如此,两月后回到的地下室,打开门,霉味刺鼻,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让人无法的味道。透气跑风,封闭的空间,有了新鲜的空气进来。整理房间,见角落里前阵子写的字,似被水洇过,纸还潮湿,很多地方霉变,沾连在一起。还有很多靠近更深角落的,虫蛀蚀洞多多。问房东,言:前些时间,水管断裂,房间进水。呜呼,无语中整理旧作,残破不堪,纸色旧黄,欲弃。恰好友知我归京,约一众友朋来我处一聚。大家见我桌上残纸,一一观之。我说原因后欲弃,朋友们争说弃之可惜,此批作品,尚有一观。如此,水浸洇霉,却别有一番陈旧之气,为此,可特办一小展,陈列展出,也是别有风味。朋友之提议,思虑再三,也不妨一试。

  展名取《三生三息》,意多指向。当我们知道生命的无常,更珍惜当下的人生。人即如此,物质的存在和消失,也都在生息之间。寂灭、涅槃、虹化、,是在经历过了无数次的困惑、挣扎、之后,的新生,是又一次重新的开始,更是生命提升的过程。当那些物质成为纸时,物质已死,纸生。当墨渲染到纸上,白净的纸己死,艺术生。艺术也有死的时刻,神出。三也指多、指。《经》说:三生。三也指佛教所言:贪、嗔、痴。生生息息,才是本来的规律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不临焉得。出生入死,三生三息,才能悟得艺术、人生、生命之三昧。天外有天,一层境界一层天。故,书法者,不只是书法矣。